当前位置: 利州新闻>时事>泪目!70年至诚报国,92岁老院士依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 正文

泪目!70年至诚报国,92岁老院士依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发布日期:2019-11-06 14:47:04 浏览次数: 4772
核心提示:23岁的陈俊武临危不惧,照常奋斗在技术革新一线。牢记国家使命的陈俊武,依然没日没夜地搜集和学习技术资料,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在日前举行的一次学习陈俊武先进事迹宣讲会上,92岁的陈俊武老人再谈初心。出于

他被誉为我国催化裂化工程技术的创始人,并在炼油行业发起了许多“共和国第一”项目。

他两次进入煤制石油领域,晚年曾指导世界克服煤制烯烃的难题,并为一位老兵创造了新的传奇。

他专注于石油替代能源的战略研究,负责国家新建煤制油和煤化工项目建设的技术控制。

他是63岁的中国科学院高级院士、中国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陈吴均,现年92岁仍在工作。

主动性思维

新中国成立之初,他毕业于北京大学,决心在一家贫穷的人造石油厂工作,为国家生产石油。

在过去的70年里,陈吴均孜孜不倦地追求和带领团队在炼油领域创造了许多“共和国第一”。

在鲭鱼回来的那一年,他仍然坚持每天按时到达办公室,查阅数据,研究各种课题,无论晴雨。

就在不久前,他听取了他所在单位的强烈建议和家人的多次恳求,并将其减少到每周一、周三和周五工作。

“你在90多岁的时候还在思考和工作。你的动机来自哪里?你的第一颗心是什么?”

几天前,洛阳的一群90后青年借全国科技工作者日的机会拜访了陈吴均,问了这个问题。

科学家的语言总是如此尖锐。

精力充沛、白发苍苍的陈吴均伸出右手,挥挥手,给出了一个四字回答:“国家需要它!”

陈吴均,祖籍福建长乐,1927年3月出生于北京。大学毕业时,恰逢新中国成立,各种行业都在等待繁荣,石油匮乏。陈吴均本来可以留在条件更好的大城市工作,但他必须以家庭成员的身份工作,去条件更差的抚顺人造石油厂当技术员。

事实上,早在他大二的时候,他就在心中播下了石油爱国主义的种子。

那一年,他和他的同学一起去抚顺人造石油厂参观学习。看到落后石油工业的困境和炼油技术的神秘,他在学习后决定加入抚顺石油工业。

当时他在日记中写道:“我将永远珍惜对抚顺的依恋。抚顺留下了我美丽的梦想……”

当个人理想融入国家发展的伟大事业时,没有任何困难能阻止他前进,甚至战争和生命的威胁。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时,中国东北的局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有些人找了各种借口离开抚顺人造石油厂。23岁的陈吴均面对危险无所畏惧,像往常一样站在技术创新的前沿。

一天,当陈吴均在车间工作时,他意外地被一氧化碳中毒,头晕恶心。

同事们建议他休息两天,但他不听。第二天早上,他起床跑去车间。

1962年10月,陈吴均被国家任命到古巴研究原油提炼技术。

突然,震惊世界的“古巴导弹危机”爆发了,毁灭之云笼罩着陈吴均的城市,立即引起恐慌。

记得国家任务的陈吴均,仍然日夜收集和研究技术数据,毫无疑问地落在了后面。

"时间紧,任务重,哪里有时间害怕?"陈吴均后来说道。

1969年底,根据国家需要,陈吴均随石油工业部抚顺设计院搬到益阳县彰武乡竹园沟,逐渐成长为单位负责人。

正是在陈吴均的影响下,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从抚顺出发,从竹园沟起步,实现跨越式发展,成功进入国际市场,打造“一带一路”。

69岁时,陈吴均出了车祸,骨盆粉碎性骨折,肠破裂,腹腔大出血,昏迷10多个小时,多重危重病,并卧床数月。这个漫长的治疗过程可以“压制”陈吴均,他不会在康复后马上停止工作。他总是说,“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正是这种以科学为己任为国家服务的坚定感觉促使陈吴均克服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问题。32岁获国家劳动模范称号,64岁获国家工程勘察设计硕士称号,65岁获中国科学院院士称号,71岁获河南省科技英雄称号,88岁获国家通用工程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对一个90岁的老人来说,他可以回家照顾自己,但他不听劝告。他说他是一名国家科学家,只要他的身体允许,他必须从国家的角度思考和研究……”陈吴均的助手,78岁的陈相生,帮助院士们整理了一大堆a4纸,正如他所说。

这些论文被陈吴均用来印刷国外工业信息和相关技术数据。

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一直在研究碳减排等重大战略问题,并为此疯狂地学习了新的领域知识。

92岁的陈吴均在最近一次关于学习陈吴均先进事迹的讲座上有了新的开始。

他说:“从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准备投身于国家事业,一生致力于科学事业。就我个人而言,我经历过战争危机、车祸和重病。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我最初为国家需求而战的愿望都没有改变。”

公德心

没有人比他的助手,78岁的陈象升更了解陈吴均。

他们一起工作了40年,像马克思和恩格斯一样建立了友谊。

陈象升深思熟虑,负责任。只要是陈吴均的叙述,他总是“一个接一个,一切都有答案”

但这一次,陈象升就是不会这么做。

原来,陈吴均想出去看看。他以前很忙,没有时间。前一段时间,他的工作时间减少到每周3天,希望能和陈相生一起“私人旅游”。

旅行没有问题。问题是,陈吴均明确指出:一辆车、一个人和一美分不能在公共场所使用!

出于安全原因,陈象升不同意陈吴均的请求。然而,陈象升和他的院士们再次被陈吴均热心公益的举动所感动。

陈吴均是一个什么都不出于公众意愿,不违背自己意愿说任何话,不违背自己意愿做任何事的人,特别是在科学研究方面,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敢于说不

也正是在陈吴均的坚持下,中国石化工业应用了一些新技术和新工艺,一些决策和项目得以保留。

20世纪80年代初,陈吴均领导了一种新型同轴催化裂化装置的研究和开发,但其结果在应用时受到强烈质疑。

在该计划的审查会议上,这两种意见相互反对,负面的声音基本上是:“可能有事故。”

每一项改革和创新都会伴随着怀疑和猜测。只有对公众有坚定信念和同心同德的人才能顶住压力,勇往直前。

陈吴均激动地站起来,用一系列准确的数据证明,不会有每个人都担心的安全问题。

最后,陈吴均拍了拍胸口,发布了一个军令:“如果有问题,问我陈吴均!”

作为石油化工领域的科学家,陈吴均经常被邀请参与一些项目的评估和科研成果的评价。

他要求他必须提前看研究报告材料。否则,他将拒绝担任评审专家或团队领导。

有一次,一家国内工程公司要求陈吴均检查这个项目。仅可行性报告就包含一个大盒子。

陈吴均仔细的回顾和计算,对比国内外的数据,整个办公室几乎布满了图纸。

在随后的评审会议上,国内外专家都对陈吴均专业数据的准确性和具体的改进建议感到惊讶。

当然,有不少项目和成就是陈吴均推回来重新开始的。

陈吴均说:“不‘可行’就不‘可行’,专家组对国家负责!”

这是陈吴均晚年的真实写照,尤其是“干”这个词,以支持他以后的学习,并愿意为他人做一个梯子。

陈吴均辞去公司领导职务后,与同事合作撰写了一系列专著,毫无保留地向子孙后代展示了石化行业的常规知识。

自1992年以来,陈吴均多年来一直从公司的年轻工程师中挑选学生,加班加点,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课。

既然没有先例可循,陈吴均就花了很多精力整理讲稿。

他所做的就是什么都不拿。他想要的是:“我希望更多的年轻同志站在我的肩膀上,攀登更高的台阶,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不仅如此,他还从郑州大学兼职工作中捐赠了20万元,用于奖励和支持优秀的青年学生。

“对社会的奉献应该是无止境的,从社会中获得只能是足够的。”陈吴均说,“国家已经给了我足够的待遇……”

陈吴均以他的公共和私人活动而闻名。当他去其他地方出差时,他经常带着一个包离开,经常为了省钱和住宿而讨价还价。

有一次,陈吴均的亲戚千里迢迢来到洛阳看望他。雨下得很大,道路也不熟悉。他们打电话问陈是否可以派一辆公司的车去接他。

我没想到陈吴均会直接告诉亲戚坐哪辆巴士,而不是举行谈话。

一年,陈吴均的女儿在上班路上被一辆汽车撞倒,膝盖骨折。

碰巧陈吴均要出差,这很重要。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他“残忍地”让女儿独自去医院...

作为陈吴均事迹宣传小组的一员,陈象升负责讲述陈吴均科技创新的故事。那天,他离开了话题,谈到了院士的平常心。

陈象升深情地说,当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难以兼顾时,陈院士总是把“公共”一词放在面前,无私奉献,以公共利益优先于私人利益,忘记私人利益。

掌声仍然热烈。

独创性

1949年底,22岁的陈吴均放弃了在当时中国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沈阳的工作,来到当时的“煤都”抚顺,选择了最艰难的炼油工作。从那以后,他也开始了近70年的石化爱情。

1962年1月4日,石油部成立了新炼油技术核心领导小组。陈吴均被任命为中国第一个流化催化裂化装置的设计师。当时,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时期。当他和他的团队成员加班时,他们不得不忍受饥饿和饥饿:他们吃各种没有油和水的煮卷心菜,偶尔他们吃豆腐渣,即使他们改善了生活。

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陈吴均的心像火一样燃烧着。他说科学地为国家服务就是有牺牲精神。

后来,陈吴均被国家科委选中到古巴研究原油提炼技术。他就像一个艰难的徒步旅行者,穿过荆棘和峡谷,只是为了爬到山顶。面对一张外国材料的简单图纸,必须在它后面设计几十张详细的图纸。然而,这只是成千上万个问题中的一个。该装置拥有数十台设备、数百台仪器、数千个阀门和近20,000米的粗细管道,所有这些都必须准确完整地设计。任何小细节都可能决定第一次安装的成败。

“科学真理太难诱惑我了。我把我的黄金岁月献给了无底的深渊。我对知识的迷恋把我从人群中隔离出来,使我成为一个孤独的人。生命的意义完全取决于无生命的分子和原子。”这是陈吴均大学日记中的一段话。在设计该装置时,他首先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以便从原油中提取更多高质量的汽油。

1965年5月,中国首台60万吨/年的自主开发、设计、施工、安装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成功投产,“第一朵金花”终于绽放光彩!

这第一朵“金花”推动中国炼油技术一举跨越20年,接近当时世界先进水平。尽管取得了零突破,陈吴均并没有躺在自己的功劳簿上睡觉。相反,他来到大庆炼油厂,继续优化和比较装置。

1988年,陈吴均设计的新型催化裂化装置在上海炼油厂建成投产。该装置结合了许多新技术,标志着中国炼油工业迈出了新的一步。1990年,该装置的型号先后送往北京和莫斯科展出,并得到国内外相关专家的一致认可。每个人都称赞这是一个工业装置和艺术作品。它是现代科技和审美意识的结合,也是智慧和意志的结晶。

这是中国的杰作!这也是陈吴均独创性的体现。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陈吴均被公认为中国炼油催化裂化工程技术的主要创始人和领导者。作为炼油工程专家,他似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在祖国各地指导和设计的炼油厂和设施是他成就的纪念碑。然而,他从未停止前进。他毕生致力于祖国的石化工业。

陈吴均有句名言:“从实践中学习,从理论中解决”他不能清楚地解释实践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他知道它们是什么,为什么是。这已经成为他的“特质”之一。

在他的同事和学生中,有许多关于他的“轶事”:在家里蒸馒头的时候,我在读外语的时候忘了把馒头放在笼子里;在图书馆看书把我引入歧途,我错过了吃饭时间等等。这些故事背后是陈吴均对炼油工业的不懈追求。

即使在鲭鱼年,他仍然保持着这种一丝不苟的精神。去年年初,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计划展出三版陈吴均的《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作为历史资料。当他的助手正要寄这本书时,陈吴均突然提出第二天寄。

第二天,他打印了半页a4纸,在书的第1293页的几个表格中看到了错误的方程式转换系数和错误的数据。20多年前的数据仍然清晰地留在他的脑海中,随时可以被调用。

"技能可以前进,艺术可以通过上帝."这句话是古人对工匠精神的“解码”,也是陈吴均对完美的追求。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